原创武汉吃喝玩乐12-11 10:46

摘要: 走,逛江汉路克!


每逢外地的朋友来武汉,问去哪

武汉伢总是第一个搭腔:江汉路



以前江城还冇满城挖

聚集了最闪滴班子和小伢

现在商圈遍地开花,说起“克哪玩撒”

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它

紧走慢走不想走,左咵右咵咵不够

朋克的武汉人,宇宙中心只认它





小时候家住东西湖,

大人兄姐说“带你克下汉口”

下的就是江汉路。


地铁还没开通的年代,

坐一个多小时的巴士,

满心欢喜的跑下六渡桥天桥

像匹脱缰的野马。



不逛民众乐园,就觉得白下了汉口。

时髦班子来装衫,东玩西玩玩不够。

正满不唱京汉楚,易主的门头修了又修。



二楼连廊卖配饰的老板,一进去就夹道推销。

“帅锅美女,这都是才上的韩国新款。”

“你看你戴上克几闪。”



围挡的两年走了许多熟脸和人流,

希望多做几笔生意坚守下去的老商户,

不知道顶着多大的压力生存?


“我相信等建好了客人都会回来的”,

一位在民众开了七八年鞋店的女老板说道,

人在店在,就总有希望的。



时代改变了人们的阅读方式,

电商的冲击成为笼罩在实体书店上的阴霾。

我也不再是那个在新华书店曾经的五层楼里,

跑来跑去的小孩。



但男女老少席地和严肃纸味作伴的时光,

让这座城市的记忆都带上了温度。



多庆幸,暌违许久,

它没有以消逝的方式离开。

在车水马龙里,

为无数匆匆走过的人,

无数疲惫的灵魂点上一盏微灯



小时候的快乐很纯粹,

几块钱一把的头绳发卡指甲油,

是囊中羞涩的小女生,

对这世界最初五彩斑斓的梦。



也暗暗许下心愿以后长大,

要承包一整栋旁边气派的百货大楼。

三福ATM王府井大洋中心百货...

感谢那些与时俱进的商品、明亮整洁的橱窗。



商业的不断蜕变和发展,

不仅仅是来繁华江汉路的理由。

更是给年轻的人看见和接触世界的窗口,

让我也有了不断变得更好,

足以匹配和获得那些光鲜的动力。



大学前的学生时代还鲜有手机,

无数次约在人行天桥,这个最显眼的地标。

从一头穿到另一头,大声冲对方挥手。



万达的电影票攒了一沓又一沓,

有黑暗里偷偷牵过手的他,

也有吃着爆米花一起爆笑或递过纸巾的她。



为了等一锅婆婆的卤味,总是迟到,

那时候满头白发的婆婆还经常站在店里,

舀上一大勺卤水问我们吃不吃辣。



毫不夸张的说,

happy站台应该是全武汉,

除了学校周边学生党最多的地方,



拿着不多的零花钱,

在城市英雄里流连忘返,

玩完了还要依依不舍的看人家推金币抓娃娃。



角落里面的烤翅王

排的队就没有不转弯的时候 。




周五放学,有人提前溜走,

“我先克把队排倒!”



水塔的红墙依旧,

不知道旁边美食街,

卖肉串的师傅都换了没有。


买来,尝一下,口味却依旧。

油腻腻的味道,

尽是飘满在外时整胃的乡愁。



还有江汉三路的油酥饼

成都的美食,竟然在武汉成了网红



而在酥油饼的另一头,

志宏糕点的生意也一样火爆。


小小的店面

出门的时候妈妈总会叮嘱

“一定记得带几斤桃酥王回来啊。”



文书巷开了17年的鸡架子老万

结伙去总是能碰到隔壁桌的同学。

去多了,亲切的喊他一声万叔。



芝士红薯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

但吃来吃去也忘不掉,

第一次吃有间苕店时,被惊艳到美好。



外地人不一定晓得的统一街花楼街

最家常的东西,

有最老武汉的味道。



背着书包穿街走巷,

串匿于犄角旮旯。




毫不起眼的店面,

甚至没有店名和招牌。

美食网站上都找不到,

靠的就是吃货班子们的口口相传。



我们总是在怀念。

总是在说,吃进去的食物,

再也不是以前的味道了。

“根本不是勒个味撒。”

传统的手艺在消散,

坚持匠心的小店越来越少。



人的记忆,大多与食物有关,

舌尖直抵心腹,食物承载着记忆的温度。

对这世界的美好臆想,也大多从味蕾开始。

或许我们真正怀念的,

是那些明晃晃、感叹着“真好”的青春里,

没心没肺的时光。





繁华布景下的拐角,

难得不用靠地图就能找到的里弄



在里弄里长大的伢,

儿时在天井、巷道中窜来窜去,

闻到饭香味才回家。

外面俱是贩夫走卒引车卖浆,

嫁嫁煨的排骨藕汤全宇宙最香。



灶坡间的油锅爆响,

无线电里的开篇声。

夏天傍晚的摇扇和竹床,

街坊的谈笑和一旁不时闪过的脚踏车。



 市井生活里的小浪花,

任岁月把它们揉进怀里,

铺满烟火风尘。


有年轻人装点了风格各异的咖啡馆和小店,

吸引了更多年轻人的驻足,

他们的到来,让古老沉寂的里份,

多了份巧妙的心思和鲜活的气息。



巷口开了十年的热干面

上过央视的节目。

从小吃到大,不变的还是那口地道的韧爽。




繁华仅隔一街,

望着不远处拔地而起的楼群大厦,

隐隐有种时空错落感。

但那些看不见的生活习俗,市井百态,

是不会被带走的。

他们有色彩有温度,

是鲜活的老武汉的根性。




关于这座城市的记忆,

一定与水有关。

穿过步行街尽头,

湿润的空气和冰凉的风,

水面一阵阵拍打。




曾经在大江两岸如梭来去的轮渡,

是一种更悠扬的通达。

亲历漂洋过海般的征服感,

跟着等待的人群涌向彼岸。



高考结束的那天晚上,

在汽笛声和摇晃感里喝完了一听啤酒。



船尾的跳板怀旧地搭上了码头,

往昔的平凡日常,

在此时拥有了重重的仪式感。



难说喜悲,在巨大而真实的时代变迁里,

轮渡只是用它的宿命,

成全着我们更平安的通达。

有时间,再去儿时的渡口逛一逛吧。






近年来,武汉地铁的发展,

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无限便利。

依然记得12年江汉路站的正式开通,

万千市民雀跃乘坐地铁的场景。



去年年底,又迎来了6号线,

我和武昌的朋友也置身其中,

想起从前风风火火跨过长江水碰头的革命友谊,

发出了“武汉每天真的不一样”的赞叹。



拎着行李的学生,

在这里涌向武昌的各个大学城。


形色匆匆、面无表情的上班族,

在上下班的高峰里挤得像沙丁鱼。

光谷汉街徐东...



看着还站在门口上不去的人,

急着拼了命也要挤上去的心情,

就在想,有那么多人,

都活得那么认真,那么不顾一切。



我们穿行在中山大道的车水马龙里,

穿行在地铁口的风里,

被输送到不同的目的地。


这里,是回忆的路标,

也是未来的起始。

我们在这里找到自己的方向,

带着各自的生活,奔赴前行。


编辑:子鱼   摄影:王子、苏十三

出品:武汉爱黑马文化传媒

武汉吃喝玩乐原创出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