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玩王者荣耀了,真正的好游戏能让你建一个自己的世界

摘要: 她进入游戏的第一件事,就是试图自杀。

11-12 22:38 首页 肥肥猫的小酒馆


1


她进入游戏的第一件事,就是试图自杀。

我说:“不要再从高处跳下来,真的会死。”
阿言说:“我在测试我这个角色的弹性。”

我说:“你是人,又不是球,有什么好测的。”

当我和朋友们第二次捡起MC这款游戏之后,也迎来了很多新朋友,阿言就是其中之一。这位自称“睿智型玩家”的网瘾少女对这款游戏来说还是完完全全的萌新,教会她在这个世界中合理玩耍成了我的肩上重任。

但第一天我就发现,这个老师显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好当。

我说:“这是一款主打生存的游戏。你要先学会造斧头去砍树,然后用木头造房子。因为晚上会刷出僵尸来,所以你必须得有一个靠谱的安身之所来避难。当然挖一个地洞也能凑合……”

我还没有絮叨完,阿言突然打断说:“先暂停。”

我说:“我还没说完呢,这款游戏想活下去很复杂。”
阿言说:“没事,过度教学影响我的游戏乐趣,剩下的交给我自己悟就行了。我自己就是自己的导师。”

我说:“那你悟。”

我一边伐木,一边挖石头,造炉子,给新房铺地板。一切动作轻车熟路,一气呵成。而这整整十分钟时间里,我再也没听到阿言的声音,本以为她真的自强不息地生存了下去,心里刚刚要满溢出敬佩之情。

结果从我家出门正步走十米,我就看见她站在一个两米深的浅坑里不动窝了。



我说:“你干嘛呢?”

阿言说:“我在研究。”
我说:“别闹了,你这分明是上不来了。”

阿言的身子左右耸动了一下,还是刚好跳不出浅坑。

她说:“这不合理。”

我说:“这很合理。你极限跳跃高度是一米,凭什么冲天而起。你把旁边的土挖一挖,挖成一个小台阶,就能上来了。”

阿言说:“你还没教我怎么挖呢。”

我说:“是你说要自己悟的,还说你自己就是你的导师。”

阿言沉默了许久说:“我说你就信啊。”


2


“我给你介绍一下,除了你我之外,还有两个人也在这个世界里建造。这位正在挖沙子的熟练工叫大峰,是游戏里的资深大佬。旁边那个在挖地道的叫SA,是个一言难尽的男人。”

听我说完之后,SA停下了手中的镐头说:“怎么介绍我的时候就不是大佬呢。”

我说:“因为你每天都要被自己害死三四次。”

SA说:“这是矿工日常,职业不分高低贵贱。”
我说:“莫名其妙的被自己的TNT炸死,手滑跌进岩浆里,跳下矿坑因为忘记矿井的高度而摔死。这也算日常?矿场又不是火葬场。”

大峰说:“停一下。我们需要默契的分工合作。老规矩,我负责造建筑,L(我)你负责农业,SA负责挖矿。阿言……你自由发挥吧。”

我们四人就地解散,各司其职。我开始修建属于我的天空农场(MC中的建筑可以无视重力),SA开始构筑他的石头碉堡,大峰开始搭建他的高档木质别墅。

我们三人的建筑从左到右依次排开,并计划将来修建一条环绕家园的“动力高铁”。



至于阿言,没人知道她到底在建什么。

到了游戏的第五天,我检查完天空农场的小麦成熟情况之后,准备搭建用来观光的玻璃栈道,我才看见她在我家的右边修了一个悬于天际的石头房。

我说:“阿言,你到底在建什么?”

阿言说:“秘密武器。”
我说:“有什么用啊?你这屋子建的这么高,僵尸又不会飞对你没威胁,就算是战术核弹能用来打谁?”

阿言说:“这就对了。”

我说:“什么对了?”

阿言说:“要是能让你知道有什么用,就不叫秘密了。”

 

3


资源是有限的,但是目标和脑洞是无限的。我们四人的建造都在大幅消耗着各类矿石,单靠SA一个人的辛勤劳作显得有点捉襟见肘。

为了我的天空公寓和农场的修建,我也不得不亲自轮起铁镐成为一名光荣的黄金矿工。

等我一路开矿下潜到临近岩浆的深度之后,在原地留下一个箱子准备大挖特挖,挖了一大片发现这里矿物贫瘠,又铺着梯子上来准备另谋宝地,结果看见大峰正在门前摆弄一个银白色的方块。

大峰说:“这是工业版本,我在尝试自动挖矿机。”

我说:“成功了?”
大峰说:“还差临门一脚,就能一劳永逸的解决矿石问题了。现在问题是能源危机,挖矿机挖矿需要电,而发电机发点需要煤,我们没有那么多煤。”

我说:“那岂不是还要分出一个人天天挖煤?”

大峰说:“问题不大,挖矿机也能挖出煤来,可以永动循环。”

半响之后,大峰检查了一下机器,然后淡定地说:“机器消耗30块煤之后,能挖出9块煤。”

我说:“反向攒煤?”

大峰说:“需要稍微调节一下能源结构。”

过了一阵子,我来到大峰门前,那个银白色方块的旁边又多了一个更大的方块,方块上还堆着一个风车状的东西。



我说:“可以啊大峰,这么快就从火力发电进步到风力发电了。”

大峰说:“哦你说这东西,这是装饰品。”

说完他利落地把上面那个风车拆了下来。

我愕然道:“那这是什么玩意?“

大峰说:“这是核电。”

我怎么也看不出这个四五米见方的东西就是核电站。

我说:“核电挖矿,大材小用了吧。”

大峰说:“问题不在这,问题在反应堆散热需要散热片,散热片现在的老化速度太快了,有可能是我接线方式错了。”

我说:“有多快?”

大峰说:“很快。”

SA围观了我们的对话之后,一起参与到了激烈的讨论之中。

SA说:“这东西又他妈不能自动化,耗材需要人工换新,肯定得有个操作员守着。”
大峰说:“那这个活儿需要谁干?不是我吧?”
我说:“也不是我。”

SA笑着说:“你瞅瞅给你们吓得,都推诿什么,你俩谁负责挖矿谁就干了呗。”

最终得出结论让SA人工负责散热片的更换。

线路接通之后,核电站的澎湃电力通过二级变压顺利地抵达挖矿机,一切运转如常。

几分钟后,SA说:“我突然有点好奇。”
大峰说:“好奇什么?”
SA说:“如果反应堆旁边的散热片都消耗完了,也没有可以更换的了,会不会爆炸啊。”
大峰说:“你怎么不早说?会不会爆炸你心里……”

轰隆一声,核电站在原地炸成一个大坑,霎时间那一团造价昂贵的高科技设备连带着十米内的周遭一切悉数灰飞烟灭。

大峰看着被炸烂的家门,沉默了良久,都没能组织好语言。

 

4


大峰艰难修复了家园之后,因现实事情暂别游戏几天。失去了大峰的我们一时间群龙无首,陷入了彻头彻尾的散养模式。

只有安言,始终如一的忙碌在她的小屋子里。每天从高耸入云的梯子上上上下下,进行着秘而不发的诡异操作。

等我终于踏进她的房子之后,看见了一大堆复杂的红石(这款游戏电路系统的基石)线路和机关,像是一个低配的、粗制滥造版的军工厂。

我说:“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反重力化粪池么?”
阿言说:“武器,可以批量屠宰僵尸,然后获取战利品。”

我说:“原理在哪?”

杀死僵尸的确可以获得一些高价值工业材料,但我的确看不穿这个长得跟空中茅厕一样的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SA说:“这你就肤浅了,有一些原理是不需要讲出来的。”

我说:“不过不得不说,你才玩这么几天就能弄出这么复杂的红石线路来,悟性确实挺高的。”
阿言说:“应该的,跟我上楼。”

我和SA一齐来到了阿言所搭建的天台,空荡荡的楼顶上只有一个开关。当阿言搬动开关的瞬间,面前复杂的导线齐刷刷的亮起,一大排活塞正有条不紊的执行着他们的预定使命。

整个空中茅厕变成机械自动化的堡垒,像是在进行某个复杂而邪典的变形动作。

下一刻,整整一排岩浆就从茅厕最右的边缘处倾泻下来。

我说:“这是干嘛?”

阿言说:“这就是‘僵尸自动收割机’了,晚上让这一排岩浆流淌下来,就能直接将地面的僵尸烫死。”

我说:“你可能误解了什么。这样虽然能批量将僵尸,也能将战利品熔化。”

阿言说:“这么神奇么?”

岩浆形成了瀑布正缓缓地进行着自由落体,MC这款游戏的一个诡异之处在于高空流体并不是以显示速度坠落的,而是以比重力加速度慢得多的速度一层层的落下。你能欣赏滚烫的、炽红的熔岩缓缓回归大地的过程。



SA看着熔岩落下的轨迹说:“阿言你把岩浆的落地点弄歪了,还好我家是石头房,并不会被岩浆损伤。”

说完岩浆就从SA家的碉堡顶端流淌下来,一直温顺地蔓延到右侧的草坪。

我们看着这有惊无险的一幕,突然都云淡风轻的笑了。

然后SA的笑容渐渐凝固,他说:“坏了,大峰的房子是他妈木头的。”
我们看着大峰的房子渐渐淹没在滚烫熔岩的大火中,突然都不笑了。

我说:“先把开关关了吧,过一会SA的矿坑都要被岩浆灌满了。”

阿言面无表情地回答:“哦。”

 

5


自此之后,为了避免再被某个女玩家的天幕流火所伤及,都尽可能地提高了住宅的海拔,我们四人的房子全都改建到了天上。

在集体的协作努力下,好日子终于渐渐开始一眼望不到边。我们重建了一个乡镇般的“辉煌”文明,农场、矿场还有大峰的科研中心都日益成熟,电梯和铁轨穿梭于各家门前,就连不务正业的阿言都开始勤恳地修路。

饱暖思淫欲,满足了基本生活需求的我们开始思考构筑比普通建筑更有观赏价值的事物。

当我们建造出微缩的电视塔和纪念碑之后,SA说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建筑模板:“我们在这里造一个皮卡丘吧。”
无拘无束的创造带来的快乐比想象中多得多,我们又一次满怀兴奋地加入到构筑皮卡丘大厦的工作中。



但这工作比想象中困难上数倍。

因为SA的建议中为了表现出皮卡丘的肤色,选用的建筑材料是金块。黄金算起来,大概也是一种没那么常见的金属。

SA说:“问题不大,这样这款游戏除了打败末影龙(最终BOSS)之外,还有一个额外的终极目标,就是修出一个一个完整的黄金皮卡丘。”

大峰说:“我感觉终极目标是,让我家的房子不再莫名其妙的爆炸。”

阿言不想发言。
我说:“修一个皮卡丘,比打败末影龙难多了。”

SA说:“要有自信。”
我看着面前光秃秃的、孤独的皮卡丘尾巴说:“我有。”

大峰说:“为啥是皮卡丘,就不能建个不幼稚的东西吗“

我说:“不觉得还原童年是很情怀的事情吗,不觉得脱离生活之外探索其他世界是很兴奋的事情吗?“

SA说“我觉得在我的世界造出我想要的世界,这事可以吹一辈子牛逼。”

阿言: “我们修完皮卡丘可以修一个格兰芬多休息室吗

我们一句话也不想说,但列入了工作计划。

 

格兰芬多休息室?后边还会不会有哈尔的移动城堡?绝境长城?我们也不知道,但总觉得这个可以有,那个也可以有,只要想实现,终归可以建出来。在《我的世界》里重现童年里的美好回忆,复刻现实的人屋物事,预想未来的都市传说,一个方块世界让我们看到了无限的可能,而这些可能,全数由我们自己定义。


在我的世界中,你可以复刻出一个不一样的平安京



可以和伙伴同游当年的建邺城


可以走入魔法都市,踏上奇妙的上琴桥;

 

还可以满怀战意把守关隘,待封疆扩土,策马奔腾……

 


一切皆有可能。

想到达的世界,这里都可以遇见;想拥有的世界,这里都可以创造、实现。

我们在这个游戏里,获得了从童年至今,整个人生都孜孜以求的自由。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9月15日《我的世界》手游在App Store首发,免费,正版,好玩。无限可能,都在《我的世界》等着你。

 

立即点击阅读原文,一起探索不一样的世界吧!


首页 - 肥肥猫的小酒馆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