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省委书记30岁就违纪 不信组织不信法律

09-06 10:10 首页 长安街知事


一个20岁入党的博士,一个39就位居正厅的年轻干部,“不相信组织、不相信法律”,腐败行为再度刷新了人们的认识。


此人就是甘肃团省委原书记、武威市委原副书记陶军锋。9月1日,他被通报“双开”。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此前曾介绍过,出生于1973年的陶。31岁时,他从一名拥有博士学位的普通干部,一跃成为兰州市政府党组成员、市长助理,位居正处。


然而,根据纪委通报,此人在任兰州市政府市长助理、市发改委主任、西固区委书记、市政府副市长及团省委书记期间,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捞取政治资本。


也就是说,他刚到兰州工作且刚走上领导岗位,就开始走上违纪之路。这条违纪之路,充满了投机和钻营色彩:团团伙伙、拉帮结派,一些省部级老虎都未能及他。


陶之所以能走上仕途,跟当年西部地区引进人才的大背景有关。当时,为了优化省内各级领导班子干部的年龄结构和知识结构,甘肃省委省政府决定面向国内外引进一批博士后高层次人才到各市州、省直部门和省属企事业单位工作。


陶军锋等3名博士后成为了兰州市长助理,参与教育文化、民族宗教、规划土地方面的工作。这三人中,陶是最年轻的一位,也是此后职务最高的一位。


纵观陶的履历,担任过团省委书记的他,未来前景看好,说不定会走上更重要的领导岗位。然而,此人初入仕途就变质了,好比当年某些机会主义者投机革命,幸亏纪委部门及时把他拿下,不然肯定要刷新高级领导干部的贪腐时长纪录。


此话决不是危言耸听,陶违反八项规定,虚报个人事项,收受巨额财物,同时还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钱款,数额巨大,既受贿又行贿,五毒俱全。


值得关注的是,他在接受组织审查期间,仍然顽固对抗组织,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严重干扰、妨碍审查。如果不提及年龄,大家很难想到这是一个40多岁的年轻干部所能干得出来的。


此前,我们说“五假副部”卢恩光不走寻常路,陶军锋同样不走寻常路。到兰州之前,他读书与就业交替进行,换了三个单位:华为公司、上海邮电管理局和中国工商银行总行住房金融业务部,同时拿到了博士学位。


到兰州工作后,10年时间里,陶军锋换了6个岗位,每个岗位工作时间都不长。与卢恩光类似的是,他们都涉嫌行贿犯罪。


精致利己主义者投机党的事业,腐败年轻化、低龄化,不得不引起大家的深思。说到这,大家一定记得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介绍过的另一名甘肃年轻干部,虞海燕的“跟班”金晋哲。


金晋哲1979年出生,同样很年轻就成为正处级干部,1998年考入兰州大学的他,本科毕业后一度曾去支教,是研究生支教团成员,后来他还参评过甘肃“五四青年奖章”,履历可谓“丰满”。


此人的违纪事实同样“丰满”,甚至是令人发指,除了经济问题之外,他背弃党的信仰,搞团团伙伙,培植私人势力,组织封建迷信活动。


纪委称其行为极其罕见——将个人意志凌驾于党和组织之上,肆无忌惮地破坏党的干部管理规定,把干部培养使用变成捞取政治资本赤裸裸的政治交易;把组织赋予的职权变成自己拉山头、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的工具;把党的思想政治工作变成向特定干部灌输精神鸦片的手段;把“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变成拉拢干部培植私人势力的活动,扰乱了干部思想,搞乱了干部队伍。


值得关注的是,陶军锋的行贿行为,金晋哲的结党营私,目的都是一个:捞取政治资本。年轻干部,是党和国家事业的未来,30多岁不把心思放在干事创业上,一门心思搞投机走捷径,如果他们侥幸上位,后果不堪设想。


中纪委“内鬼”袁卫华的名言犹在耳畔:我当时对自己仕途的发展是一种比较快速的规划,希望能够尽快地进入处级这个岗位。但是这个目标情况之下,如果顺便能生活更好,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这个规划,还是共产党员的初心么?



首页 - 长安街知事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