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身体被掏空”的合唱团长,最会讲段子的指挥家,上海热到41°C,他却大喊“好想谈恋爱”!

08-13 09:07 首页 环球人物

还记得那个“身体被掏空”,大喊“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的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吗?



最近这个“不务正业”的合唱团又出神曲了,他们唱了一首《水库》大声“控诉”上海天气之热↓↓




上海到底热成什么样了呢?徐家汇已经41度了!↓↓



大街上开始冒青烟了,



到处都是“熟”人,



在迪士尼热到融化……



集中供暖,今天已全面实现!



天气热成这样,可是……我真的……真的……好想谈恋爱!



What?天气热和谈恋爱有半毛钱关系吗?环环听到这里已经完全蒙圈了……



接下来歌曲开始了夏天最深情的“告白”,好想谈恋爱,带你去大伯的水库自由地游~~~泳~~~



这到底是什么鬼?!歌词如此精分,这逻辑也是没sei了……



对于这首新歌的神逻辑,彩虹合唱团的团长金承志是这样解释的↓↓



“都热成这样了,就不要说什么起因经过结果了。”是啊,大夏天的,一起听听神曲降降温吧~



作为词曲创作人、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团长金承志简直就是个脑洞神棍,行走的表情包,一手创造出众多神曲的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金承志,用尽全力表达鸡毛蒜皮


金承志,生于1987年,温州鹿城人。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团长、指挥、艺术总监。明明玩的是严肃的室内合唱,日常作风却像个“段子手”,这是周围很多人对这位指挥家、作曲家的共同感受。



不过,普通大众对金承志和彩虹室内合唱团的认识,也正是从那首洗脑歌曲《张士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开始的。2016年7月,又一首“神曲”《感觉身体被掏空》出炉,迅速在微信上刷屏。


时间倒退到2016年1月,那时彩虹室内合唱团在“双城记”专场音乐会上演唱了《张士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这首歌本来只是一首严肃音乐会结尾用来活泼气氛的返场曲目,用金承志的话说,是大餐后的“甜点”,但没想到,它迅速被网友捕捉并发酵成为“爆款”,最终演变为2016年第一“神曲”。



现实中,张士超是一名沈阳的作曲家。他和金承志都曾在上海音乐学院读书,两人一起在校外合租过房。写歌的缘起也很简单。2015年10月,金承志在准备“双城记”专场时,有一天路过上海国定路,看到“修锁配钥匙”的招牌,心中顿时有种被拯救了的感觉,词曲顺理成章。


“我给你打了26个电话,你没有接……张士超你这个混蛋,你带着姑娘去了闵行,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排练时,团员们看到如此戏谑的歌词,强忍笑意才能正常排练。最后演出,这首歌唱响时,全场的气氛都被引爆,观众纷纷拿出手机,以至工作人员最后都放弃了维护 “请勿拍照摄像” 的剧场秩序。



歌火了,张士超本人更火了,甚至去参加英语口试时,别人一看他的名字,也不问英语了,聊了很久这件事。过度的曝光一度让张士超对金承志心怀“恨意”,沉淀了一段时间之后,两人才重修旧好。


如果《张士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是用尽全身力气表达自我的鸡毛蒜皮,《感觉身体被掏空》就是在感受一次职场人的集体共鸣。歌曲发布后,仅仅数小时,在秒拍等视频软件的点击量就突破千万。金承志一直对媒体说:“我觉得这更像是一首应援歌,而不是吐槽歌。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说第一遍听会笑,第二遍听会哭。我相信如果第三遍听,他会有勇气的。”不是逃离的勇气,而是坚持。



他并不介意作品被称作“神曲”,“诗经里的风雅颂就是跟劳动人民紧密结合的,它既有庙堂之高,又有江湖之远。”他喜欢在音乐上一本正经地开玩笑,这也是金承志跟上一代音乐人的区别,开放,直接,什么都愿意尝试。


抬头望山看路,低头走路吃瓜


金承志自幼学钢琴。小时候,妈妈把他当成女孩子来养,起的小名叫“璐璐”,平常穿的是花裙子,直到上小学,金承志才知道自己是个男孩。


在小学合唱团唱到毕业,中学浪荡着过去。18岁,没有参加高考,金承志一个人跑到北京找音乐学院的老师学习,2007年,考入中国音乐学院指挥系。2008年,金承志申请到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借读。在那里,金承志为上海市洋泾中学合唱团写了两首歌,先后获得多项国际国内大奖,他开始在圈子里小有名气。



2010年9月,彩虹室内合唱团在金承志和几位校友的创办下成立。他最初起意,只是因为合唱团少,同时为了多些历练和实践的机会,后来就放不下了。


在团员面前,他像个打了鸡血的狂人,比如曲谱上,金承志直接用中文标注演唱者的表情:“男高要使出吃奶的力气”,有时甚至直接写“炸观众一脸”。



除了唱歌,金承志和团员们都爱养猫,全团人均养猫1.2只。排练之余,大家不是分享“猫奴”经验,就是聚餐玩乐,互相吐槽奇葩事,亲如一家。合唱团如今有成员40多人。其中,只有五六人是音乐专业出身,其他都是“门外汉”。“团员里不乏行业佼佼者,投行经理、美食博主、医生、汽车工程师、插画师……每人都精通一两门外语。”



金承志今年刚满30岁,但彩虹室内合唱团里的人都称他为“金爸爸”。团里排练时,他总是发挥自己“段子手”的魅力,将合唱排练变成个人脱口秀,一场下来,双方都挺开心,但乐过了之后,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来。“2014年有一天,我走在路上,突然意识到,之前五六年的排练我到底在干吗?然后回到家里,对着镜子,重新从打拍子开始练起。我去学声乐,开始跟每一个认识的合唱同行请教。”经过那次转变,金承志自豪而庆幸地说,他变成了自己16岁时期待的模样:恬淡而霸气。


图源:哔哩哔哩弹幕网


音乐人都是用作品说话的,这个恬淡而霸气的作品就是2016年1月的“双城记”专场音乐会。那天彩虹室内合唱团演唱的,除了意外走红的《张士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还有金承志创作的《泽雅集》套曲和《天空》《净光山晨景》等曲目。


《泽雅集》是金承志在温州泽雅山上小住时所作,共有7首。其中《竹林》是金承志读宋代赵师秀的《约客》有感。赵和他是老乡,也是温州人,排练时,金承志让团员用温州话去唱:村口灯笼石桥边/白鹭一声山林远/还没兮 还没兮/棋局空摆到黄昏,别有一股空山寂静的孤独气息。从第三首《夕烧》,金承志开始转变歌词风格,半文半白。“卷起裤腿,大口吃瓜”“挑柴的阿公哎呦摔一跤”等等, 写景就写景,说事就说事,清澈明练,简洁易懂。



抬头望山看路,低头走路吃瓜,写不出故弄玄虚,写不出诘屈聱牙,只写能听懂的生活,只听能听懂的故事。


“我就是个乱打乱撞的山大王,和数十年如一日的匠人不一样。”金承志不认为自己有着音乐的匠心,甚至连音乐也并不是他的梦想,“与其说我热爱音乐,不如说我热爱当下的生活,当下的自己。有音乐伴随,我就特别满意。”


作者:《环球人物》记者 王晶晶 



环球人物新媒体原创文章,

欢迎转发朋友圈,

公号转载须经授权,

并不得用于第三方平台。


2017年《环球人物》杂志

半年订阅:每期寄发,

共12期,邮政挂号信包邮;

季度订阅:自下单之日起出刊每期寄发,

共6期,邮政挂号信包邮;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订阅



首页 - 环球人物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