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爱你,还是只是睡你?

11-17 18:46 首页 枕边读刊

001:天价聘礼

  “盛小姐是吗?”一个刻板的声音,冷不防响起。

  盛夏抬起头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面前站了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

  跟他的声音一样,他的长相也很刻板,金色边眼镜,梳得一丝不苟的发型,微微上扬的细眼闪着精光。

  盛夏不由怔了怔,“你是……”

  “我姓何,是一名律师,你可以叫我何律师。”男子取出自己的律师证,在她面前示意了一下。

  盛夏更懵了,好端端的,怎么会有律师找上她?

  她一个兢兢业业的上班族,平时不迟到不早退,更不曾干过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难道她不小心犯了什么事,她自己都不知道?

  “方便找个地方,谈一谈吗?”何律师面无表情地道。

  “哦、哦,好……”

  盛夏跟着何律师走进旁边的一家咖啡店,在座位上坐下。

  “需要喝点什么吗?”何律师问道,毫无感情的声音听起来有种机械的冰冷。

  “不用了。”盛夏摆了摆手,有点紧张地问:“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既然她这么说,何律师也不再跟她客气,从自己的公文包抽出一份文件,放到盛夏面前的桌上。

  盛夏吓了一跳,难道她真的不小心犯了事,被发律师函了?

  “这是冷老先生亲自拟定的协议,盛小姐请看一下。”

  “哪个冷老先生啊?”

  不过还好不是律师函,盛夏的心稍微安定了下来,边问边动手打开文件夹。

  只是一看到最上面“结婚协议”四个加粗黑体字,而且甲方还是她的名字时,顿时像烫手山芋一样扔出去,“什、什么结婚协议?你该不会不是什么律师,而是人贩子吧?我告诉你,我是不会把自己卖了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而且听他的意思,对方好像还是个老头?

  仿佛看穿她的想法,何律师面无表情地把文件夹捡起来,“盛小姐放心,跟你结婚的,不是冷老先生,而是他的第三位公子……冷肆。”

  “不管是老头,还是老头他的儿子,我都不会答应的。如果没什么事的话……”盛夏动作突然一顿,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你刚刚说的是……冷肆?”

  何律师面无表情地点头,“没错。”

  “怎、怎么可能?!”

  那是冷肆诶!

  那个传说中景城最神秘的男人,就算盛夏不关注新闻八卦,这个名字都是如雷贯耳!

  传说冷三少容貌倾城,长得比女人还好看。

  传说冷三少不近女色,对女人厌恶至极。

  传说冷三少是商业中的帝王,杀伐果断,手段之狠辣令对手闻风丧胆。

  这样一个传说中的人物,怎么可能会想要娶这么普通平凡的她?

  盛夏怀疑自己碰见骗子了。

  何律师面色不改,取出一张支票推到盛夏面前,“这五百万元的支票是定金,冷老先生说了,只要你答应嫁给三少爷,他会再出88888888元作为聘礼。这支票冷老先生已经签字,盛小姐不相信的话,可以拿去去银行兑现,一试便知真假。”

002:被赶出门

  作为景城第一家族的掌舵人,冷老先生虽然曾经是一名叱咤风云的老将军,但兴趣爱好却是书法。

  盛夏所在部门的经理是冷老先生书法的骨灰级脑残粉,办公室贴了好几幅冷老先生的书法,所以看到支票上熟悉的笔迹,盛夏心里已经相信了一大半。

  “虽然不知道景城那么多女孩,冷老先生为什么会选中我,甚至愿意为此出了天价聘礼。”

  盛夏平息下内心的震惊,将支票推回去,“但是抱歉,我不能接受。从小到大的教训告诉我,有些便宜能占,但有些便宜却是万万不能碰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她与冷老先生素不相识,跟那位冷三少更是不曾谋面,他们居然找上门来要娶她?

  直觉告诉她,前面是一个大坑,跳进去就会再也爬不出来了。

  “盛小姐不要误会,这些钱,不是交易金,而是聘礼。”

  “那我也不能要。”

  盛夏挎着包站起来,“我还有事,失陪了。”

  “盛小姐。”何律师也跟着站起来,藏在眼镜片后面的眼睛闪着精光,“我听说你外婆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但因为缺钱的缘故,一直拖着没动手术?”

  盛夏皱眉,“你们调查我?”

  “既然是未来的冷三少奶奶,我想,冷老先生对你的基本情况和家境,总该有个简单的了解吧。”

  “别这么喊我,我还没有答应你们!”

  “这样吧。”何律师挑了挑眉,将一张名片递给她,“我给你三天考虑的时间,盛小姐如果改变主意的话,请给我打电话。”

  说完,越过她先离开了咖啡店。

  他临走时表情的胸有成竹,令盛夏有点不爽,真想将名片塞进垃圾桶里去!

  但神差鬼使的,就是扔不出手。

  抿了抿唇,她还是把名片放进了包包里。

  看了下手机的时间,已经晚上七点多了,盛夏急忙打了辆出租车回家。

  回到家,盛夏拿出钥匙开门,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门。

  门换锁了?

  可是舅妈没有跟她说过啊!

  “舅妈,舅妈你在家吗?”盛夏用力拍门,“舅妈,帮我开开门!外婆?外婆您能听见吗?”

  敲了半天门,里面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盛夏往家里打电话,响了很久,才终于有人接了。

  “喂。”是舅妈周芸的声音。

  盛夏松了一口气,急忙道:“舅妈,我是盛夏,门换锁了,我没有钥匙,你在家吗?出来帮我开一下门吧。”

  “开什么门?换锁就是为了防你进来,叫我给你开门?开什么玩笑!”一听是盛夏,周芸的声音马上换成了刻薄的冷笑。

  盛夏一怔,“舅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这儿没你的地方了,你的房间我要留给我儿子娶媳妇用的!至于你,哪儿远滚哪儿去,别再让我看到你!还有,你的东西我全扔在走廊尽头那儿了,你自己找去!”

  盛夏跑到走廊尽头,果然发现她日常用品和设计图全被扔出来了,散落了满地都是。

  她的眼眶不用一红,跑回去用力拍门,“舅妈!舅妈!你怎么能那么做?那房子是我妈妈留给我的,你凭什么赶我走!”

003:翻脸如翻书

  “我凭什么赶你走?”

  门突然从里面拉开,周芸气势汹汹地冲出来,并随手将门关上。

  防贼一样防着盛夏进去。

  “我问你,我今天给你安排的相亲,你是不是故意搅黄了?”

  盛夏不敢置信,“难道你就因为这点小事要把我赶出来?那个男人,年纪都能当我的爸了……”

  而且那个男人就是一个极品,竟然张口就要求她婚后负责帮他付房贷车贷,还要养他养他一家老的小的,甚至嫌弃她工资太少,让她回去找老板涨工资去。

  当公司是她家开的吗?

  “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那个千金大小姐啊?你一个亲爹不要亲妈早死的孤女,人家愿意娶你你就该烧高香了,还挑什么挑?再说了,年纪大怎么了?年纪大更会疼人!你不是从小缺父爱吗?他刚好可以补了你这块缺陷啊!”

  “我从来都不需要父爱!”盛夏忍不住拔高声音,紧紧握住垂在身侧的双手。

  “呵,还敢吼我了,果然现在翅膀硬了,不把我放眼里了!也不想想,当年要不是我们看你可怜把你养大,你早不知道死哪个犄角旮旯了!既然这样,我们这儿可留不下你这尊佛,赶紧带着你那些破烂麻溜滚蛋!”

  “你就直说,其实就是想让我给表哥腾地方就是了,又何必找那么多的借口?”盛夏冷笑起来。

  为了腾出地方给她儿子娶媳妇,周芸最近疯了一样地给她安排相亲,不管是怎样的歪瓜裂枣,只要是男的,都想把她嫁过去。

  一个月下来,她都已经相了十几次亲了。

  “是又怎么样?”周芸昂起头来,理直气壮,“我能收留你这扫把星到现在,算是对你仁至义尽了!我儿子要娶媳妇了,你难道还有脸继续霸着他的房间不走?”

  盛夏冷冷看着她,“那是我妈留给我的房子,我为什么没有脸?”

  这套房子是母亲去世前留给她的,而舅妈一家当年欺负她年纪还小,以监护人的身份大大方方的鸠占鹊巢了,现在却连一个房间都不想留给她了!

  周芸得意地笑起来,“那又如何?现在房子上写的名字,可不是你的!再说了,这么多年,我们辛辛苦苦照顾你长大,你以为一套房子就够抵我们的养育之恩了吗?要不是我们念在亲戚一场,你的工资还得给我交上来呢!”

  呵呵,好一个辛辛苦苦照顾,好一个养育之恩!

  盛夏没忘记,在她还只有十岁的时候,表姐躺在沙发上翘着腿听音乐、涂指甲油,而她已经开始做全家人的饭洗全家人的衣服了。

  她从高中开始就打工赚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因为舅妈一家再也不愿意为她掏一毛钱。

  可就是这样,平日里还要常常忍受周芸和表姐的冷嘲热讽。

  其实,要不是为了外婆,她一点也不想跟这一家子住在一起!

  盛夏揉去眼里的酸涩,“你开门,我见一见外婆就走。”

  “那不行!”周芸直接挡在门前,“妈一点也不想见到你,你当年做出那种丑事,妈的心脏病就是被你气出来的!你以为她很疼你吧?其实,那不过是看在你死去的妈的份上,对你隐忍到现在罢了!”

004:又做这个噩梦了

  “你胡说!”

  “我胡说?四年前你不知道被什么人搞大肚子,让我们一家都跟着你蒙羞,成了这一片小区的笑话,你还有脸说我胡说?幸好那野种是个短命的,一出来就死了!不然我因为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小贱人,这辈子都别想抬头做人了!”

  “够了!”

  盛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里又传来隐隐的作痛,当年那种血肉剥离的痛楚,仿佛又涌上来了,血淋淋的痛。

  心脏仿佛也跟着抽痛起来。

  她强逼下眼里的泪水,冷冷看着周芸扭曲的脸孔,“不就想赶我走吗?我走就是了,以为我多稀罕跟你们住似的。”

  说完,转身朝走廊的尽头走去。

  “滚滚滚!滚远点,这辈子都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周芸对着盛夏的背影厌恶地啐了一口,“呸,忘恩负义的倒霉东西!”

  ……

  盛夏拖着行李箱,走出小区。

  回头看了眼身后灯光明亮的几幢大楼,垂下眸,不再犹豫地离开。

  实在太晚了,不好再找房子,盛夏打算先在不远处找了一家旅馆将就一晚。

  拖着行李经过一家大酒店门口时,突然一辆豪华版的迈巴赫驶了进来,停在了她前面。

  盛夏怔了怔,正打算避让一下,车门就推开了。

  先是光亮昂贵的黑皮鞋踩在地上,紧接着,高大颀长的身躯从车里面下来。

  男子一身笔直修身的西装,将他堪比顶级模特的身材衬托得一览无遗。刚毅的脸庞宛如精心雕刻,一双黑眸深邃冰冷,整个人看上去如天神一样,俊美高贵得让人无法直视。

  盛夏的瞳孔不由一缩……

  绝美的容貌,清冷高贵的气质浑然天成,一出生就是天之骄子,眼前这个男人,正是传说中的冷三少,冷肆!

  “小姐,麻烦让一让。”冷肆的助理吴天,从车的另一边下来,见到盛夏呆愣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把她当成了冷肆的又一个脑残粉,走过来就推人。

  盛夏被他推得往后踉跄两步,抬头,看到冷肆已经迈步朝酒店大厅走去,步伐沉稳而优雅,气势威严而凌厉。

  自始至终没有看她一眼。

  整个人衿贵而漠然。

  盛夏望着他走远,不由松了一口气。

  看来是她自作多情了,人家根本不是来找她的。

  不过也不能怪她多想,今天何律师找她被她拒绝了,所以她难免会觉得这次是冷肆亲自出马。

  只是看他的表现,似乎根本就不认识她?

  盛夏摸不透这些有钱人在搞什么,不过她本就不打算签下那份结婚协议,所以也没深想,拉着行李箱继续往前走。

  ……

  “你是谁?”黑暗中,男人压在她的身上,嗓音喑哑而性感。

  滚烫的身躯仿佛要将她燃烧殆尽了。

  “帮帮我……好难受,我好热,求求你帮帮我……”

  男人炽热的吻如雨点般落下,他舔吻着她的唇,“乖,告诉我,你是谁……”

  ……

  “盛夏!你还要不要脸了?你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居然也敢学着人家未婚先孕?羞不羞耻?我们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说,这野种是谁的?”

  “我……我也不知道……”

  “那就跟我去医院,把这野种做掉!”

  “不,舅妈,我不能去,它也是一条生命啊……”

  “你居然还想把它生下来?你不要脸,我们还要脸呢!不想做是吧,那你就给我滚!滚得远远的!”

  ……

  “叭叭叭——”

  尖锐刺耳的鸣笛声,一辆突然出现的汽车朝她撞了过来。

  好痛,肚子好痛……

  血,好多好多的血!

  孩子……她的孩子……

  “舅妈,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怎么样了?”

  “呵,那么严重的车祸,你能捡条命回来就该偷笑了,那野种早就被撞死了!”

  “不……这不是真的,舅妈你一定在骗我……”

  “嚎什么嚎?我骗你干什么?你要真舍不得它,你就跟它一起去死好了!省得让我看着恶心!”

  “这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我的孩子没有死,没有……”

  腹部,一阵阵绞痛。

  好痛好痛!

  ……

  盛夏猛地睁开眼,气喘吁吁地坐起来。

  好端端的,怎么又做这个噩梦了?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后续精彩)


首页 - 枕边读刊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