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要受罚?法律如何遏制夫妻不忠(上)

摘要: 那些在婚姻中出轨的人,究竟该受到怎样的惩罚?与此相对应的是,婚姻中受伤害的无过错方,又应该得到怎样的补偿?

09-13 05:02 首页 家庭杂志
关注我们之后生活变得更美好!  

?家庭杂志微信号:jiatingfanmili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是一组令人惊诧的数据:在2014年~2016年,全国法院公布的一审判决的54505起离婚纠纷案件中,男性被指出轨的有32257起,占59.18%;女性被指出轨的有22248起,占40.82%。54505起案件中,有10863起被法院认定有出轨事实,男性和女性被认定的比例都是一样:占19.9%。

   

因出轨所导致离婚案件频发的背后,越来越多人关注的是:那些在婚姻中出轨的人,究竟该受到怎样的惩罚?与此相对应的是,婚姻中受伤害的无过错方,又应该得到怎样的补偿?

   

2017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杜万华表示,家事审判应宣德扬善、淳风化俗,通过家德家风建设促进公德民风建设。要弘扬家庭美德,对于重婚、家暴、婚内与他人同居、虐待和遗弃家庭成员等严重违背家庭伦理道德的行为,应依当事人请求判决过错方承担赔偿责任,做到“赔当其过”。

   

在此背景下,2017年6月29日,广东省法学会婚姻法学研究会与广东省律师协会婚姻家庭法律专业委员会联合举办“夫妻不忠行为的法律责任”研讨会。会上,法律界人士纷纷以案说法,就此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与辨析。

     

(研讨会现场)


婚姻中一方出轨另一方就能获得精神赔偿?没那么简单!出轨认定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其取证非常复杂,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导致证据的失效。

   

他出轨了,可却没有得到惩罚

   


在刘雅琴看来,当初如果没有在捉奸时要求前夫杨文祥在离婚协议上写下“承认出轨,并与他人同居”,那现在她都不知道离婚大战将走向何方。

   

刘雅琴是在2015年发现杨文祥在外面有“情况”的。那时,他们在珠三角某发达城市已生活了近10年,没有孩子,日子过得还算安静。2015年春节后,杨文祥的行为越来越不正常,经常借口加班到深夜才回家,在家接电话有时要到卫生间去接,晚上看电视时手机不离身,生怕刘雅琴窥探到他手机里的秘密。

   

刘雅琴不止一次要求杨文祥“老实交代问题”,并且“悬崖勒马、迷途知返”,但每次杨文祥都矢口否认:“说我在外面有女人,证据呢?”于是,刘雅琴开始搜寻证据,她找到杨文祥与“小三”陈阳的亲密合影照,找到两人微信上肉麻的聊天记录并将此截图,甚至还弄到了陈阳的住址,杨文祥经常去她那里。至此,刘雅琴决定向杨文祥摊牌,并与这个男人彻底决裂。2015年7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在已经十分有把握地判断出杨文祥肯定在陈阳那里后,刘雅琴带着父母和姑父以及一个朋友赶了过去。当时,杨文祥与陈阳正在吃晚饭,他光着上身,穿着短裤,俨然一副居家男人模样。

   

见状,刘雅琴怒火中烧,一场厮打在所难免。随后,杨文祥的父母、小区物业人员,以及接到报警的片区民警都赶来了,陈阳羞愧难当,当众写下保证书:“我介入了杨文祥与刘雅琴的婚姻,现保证退出,如果再纠缠杨文祥,我愿意负法律责任。”但杨文祥无半点悔改之意,反向刘雅琴摊牌:“我早就不想和你过了,哪怕净身出户也要离开你。”然后他向陈阳“表忠心”:“离婚后,我就马上和你结婚。”

   

刘雅琴与杨文祥当场拟定离婚协议:因男方出轨,婚内非法同居,现双方自愿解除婚姻关系,夫妻双方名下的一套房产,男方放弃此套房产的所有权,该房产100%产权归女方所有;双方债权20万元整,也归女方所有;债务分配:夫妻双方名下无任何债务;以上事实属实,双方自愿离婚。随后,刘雅琴与杨文祥在协议书上签了字。

   

然而,就在刘雅琴按照约定时间去民政局与杨文祥办理离婚手续时,杨文祥却反悔了:“你让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出尽了洋相,我若净身出户就太便宜你了!要想离婚,你去法院起诉我吧,财产咱们平分。”


(图片来源于网络)   


杨文祥的反悔让刘雅琴愤恨不已,一纸诉状递上区法院,要求与杨文祥解除婚姻关系,称如离婚协议未生效,因杨文祥系过错方,请求少分或不分夫妻财产给他,并要求他支付损害赔偿金10万元。

   

刘雅琴自信满满地等待判决,在她看来,杨文祥出轨在先,属于过错方,法院肯定会支持自己的诉求。然而,一审判决除了“准许双方离婚”外,其他判决却让她大跌眼镜。判决书载明:刘雅琴与杨文祥所签订的离婚协议,性质上属于以登记离婚或者到人民法院协议离婚为条件的财产分割协议,现双方协议离婚不成诉至法院,且杨文祥在本案诉讼中对该协议内容并不认可,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14条规定:“当事人达成的以登记离婚或者到人民法院协议离婚为条件的财产分割协议,如果双方协议离婚未成,一方在离婚诉讼中反悔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财产分割协议没有生效,并根据实际情况依法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据此,刘雅琴与杨文祥签订的离婚协议未能生效,对双方都没有法律约束力,双方的共同财产应依法进行分割。

   

刘雅琴主张杨文祥有婚外情,为过错方,请求少分或者不分夫妻共同财产给杨文祥。依照我国《婚姻法》第47条规定,只有一方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夫妻共同财产,或者伪造债务企图侵占另一方财产的,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方可以少分或不分,而是否存在过错并非少分或者不分的依据。故刘雅琴的上述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刘雅琴请求的损害赔偿问题,法院认为,虽然在离婚协议中杨文祥确认其有出轨行为,但否认与陈阳同居,由于刘雅琴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杨文祥与他人同居,故刘雅琴请求损害赔偿缺乏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据此给出的判决是:准许刘雅琴、杨文祥解除婚姻关系;双方的共同财产平均分割;驳回刘雅琴的其他诉讼请求。

   

这个判决让刘雅琴既委屈又愤怒:法律不是惩恶扬善吗?怎么对出轨的杨文祥一点惩罚也没有呢?


(图片来源于网络)


出轨还是同居,举证如此艰难

   


相信看到这里的读者,也会为刘雅琴叫屈:判决中对犯错的杨文祥没有任何惩罚,天理何在?


我国《婚姻法》第46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

 

  (一)重婚的;

  (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

  (三)实施家庭暴力的;

  (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何为同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明确规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是指有配偶者与婚外异性,不以夫妻名义,持续、稳定地共同居住。在众多法律界人士看来,一般的出轨离婚诉讼过程中,法官对于“同居”证据的认定非常严格,有关案件中出现的被告与他人的拥抱亲吻照片、聊天记录截图等,都被认定为证据不足以证明对方出轨。


在6月29日的研讨会上,广东省法学会婚姻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家庭期刊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杨世强认为:应降低当事人举证困难程度。婚姻过错赔偿制度已提出十几年,但真正达到损害赔偿条件的案例非常罕见,他认为这因两个症结所致:第一,什么叫“不忠”很难界定;第二,举证对于弱势方来说,相当困难。一般的照片、短信、微信不被认可,同时私人侦探等一些游走在法律边缘的方式也不被法律认可,造成举证要求过高的尴尬,比如同居要求连续稳定长期,广东具体规定是三个月以上。对于这样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应该对当前婚姻损害赔偿做出新的解释,要降低举证标准。


(图片来源于网络

   

当时在广州广强律师事务所工作的陈蕊伶、吴杰臻两位律师,是刘雅琴诉讼杨文祥离婚一案二审时刘雅琴的委托代理人。在此之前,作为主打民事家事案件的律师,陈蕊伶没少接到这样的咨询:“我老公出轨了,我要请私家侦探跟踪他调查他,让他净身出户甚至身败名裂!律师,您看我这样做行不行?”每当这时,陈蕊伶会告诉对方:“无论是找调查公司还是你自己去做,都需要花很高成本,而且拿到的资料还不一定会被认定为有效证据。”

   

不少律师看来,很多法官认定出轨的证据是“捉奸在床”,这其实很难做到,在别人家里安装摄像头太难不说,还涉及侵犯对方隐私权。陈蕊伶和吴杰臻建议当事人更多采用“定点定时拍摄”,比如每天在小区门口拍摄配偶与他人出入的照片,这样坚持一段时间就能形成比较有效的证据,而不应偶尔跟踪偷拍。

   

此外,陈蕊伶和吴杰臻还建议当事人搜集证据要掌握时机,比如配偶出轨刚东窗事发时就是比较好的时间节点,这个时候过错方心情最复杂、心理最脆弱,把握时机让对方尽快写下书面材料承认其出轨的事实,对日后万一打官司将是有力的证据。

   

对刘雅琴与杨文祥的离婚诉讼二审官司,陈蕊伶和吴杰臻就是据此打开突破口的。在代理刘雅琴的上诉陈辞中,他们这样写道:虽然,根据法律规定,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未生效,但只是协议中财产分割的部分未生效,对于该协议中确认的事实不应该一并否认,在该离婚协议中杨文祥确认双方离婚的原因是“男方出轨、婚内非法同居”,从刘雅琴在一审中提交的录像证据(半个多月的连续录像)可以看出,杨文祥和陈阳连续出现在居住小区的电梯中,只是没有捉奸在床的证据而已,杨文祥自己都承认了婚内非法同居,一审法院怎么能判定“请求损害赔偿证据不足”呢?

   

陈蕊伶和吴杰臻代表刘雅琴的上诉诉讼请求是:撤销原审判决中的杨文祥无需承担损害补偿,判令其支付刘雅琴损害赔偿金10万元。

   

对于二审中刘雅琴的诉讼理由及请求,杨文祥并不认可。二审法院认为,如果夫妻双方协议离婚未成,法院只应对财产分割方面协议的效力予以否定,并不因此直接对双方确认的事实予以否定。本案中,刘雅琴对杨文祥出轨、婚内非法同居的事实提供了一系列证据,这些证据可以形成证据链对该事实进行佐证。而杨文祥并无充分的反证证明他在离婚协议中关于自己非法同居事实方面的表述违背其真实意愿,故本院对该事实予以采信。原审认定事实有误,应予以纠正。

   

(图片来源于网络)


损害赔偿,不是想要多少就是多少

   


刘雅琴与杨文祥离婚的最终判决结果是:双方离婚,杨文祥向刘雅琴支付损害赔偿金10万元。关于少分夫妻财产的问题,鉴于刘雅琴已获得损害赔偿,法院酌情不再因杨文祥的过错在共同财产分割上对刘雅琴予以照顾。

   

现实婚姻中,出轨一方给另一方带来的伤害与打击可想而知。现已为广州广强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的吴杰臻告诉本刊记者,他经历的5位出轨离婚案当事人,其中3位就因在长期的精神损害和压抑中不幸患上了癌症,但是目前既没有证据能证明患上癌症是当事人长期遭遇出轨婚姻中的压抑所造成,也无法证明当事人目前的精神损害程度。

   

在刘雅琴与杨文祥离婚官司的二审中,作为代理律师的陈蕊伶和吴杰臻还有一番陈辞,令人颇为震撼:纵观刘雅琴与杨文祥近10年的婚姻,刘雅琴是最大的受害者,她苦心经营的10年婚姻由于杨文祥的背叛而轰然倒塌,刘雅琴为此自杀3次;10年来刘雅琴为了一圆自己做母亲的梦想,不惜一切代价进行努力,却由于杨文祥自身原因导致她这个梦想化为泡影,刘雅琴将人生中最宝贵的10年献给了杨文祥,却换来了他的无情背叛和抛弃。


我国法律规定,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不起诉离婚而单独提起损害赔偿请求的,法院不予受理。也就是说,离婚前主张损害赔偿是无法得到支持的,现实中的损害赔偿一般也都是在离婚之时提起,那么在离婚后是不是也可以提起?河南省滑县人民法院审理判决的一起离婚后赔偿案,一度引发法律界人士和众多网友的热议——

   

2003年,原告周某与被告张某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女一子。2013年7月,张某提起与周某离婚之诉,经法院主持调解离婚,调解书主要内容为:双方自愿离婚,张某一次性给付周某人民币38000元,双方互不再追究。而2013年5月,张某与案外某女生育一女。周某诉称离婚后才发现此事,现起诉要求张某赔偿精神损害赔偿金3万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依据我国《婚姻法》第4条、第46条相关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本案中,被告张某在与原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他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的行为,并生育一女,导致离婚,应该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应当支持原告提出的损害赔偿请求,即判令被告张某给付原告周某精神损害赔偿人民币15000元。宣判后,双方均未提出上诉。

   

(图片来源于网络)


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中的相关规定,不难理解,无过错方(如果双方都有过错,则不属于无过错方)可以提出损害赔偿请求,既可以在离婚时提出,也可以在离婚后一年内提出。

   

离婚精神损失费没有规定的数额,法院判赔时将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加害人过错程度;受害人精神上受到的损害程度;具体的侵权情节;其他如双方结婚时间长短、婚后感情好坏等因素。

   

刘雅琴或许是幸运的,作为无过错方,在这起离婚大战中获得了10万元的高额赔偿。我们再来看以下一组数据:


大数据



统计的2014年-2016年5万份婚外情离婚案中,其中已认定出轨事实约有1万份,其中明确精神损害赔偿金额多在9000-35000元,广东平均26905元,出轨离婚精神损害赔偿现状总体上界定难、额度低。

   

尽管如此,不少法律界人士还是为前文中河南滑县人民法院的判决点“赞”:这起案件的典型意义在于,夫妻互相忠实,不背叛爱情,不仅是传统美德,也是法定义务。对婚姻不忠实,是难以容忍的不诚信,它不仅破坏了夫妻关系,拆散了家庭,也伤及无辜的子女,而且败坏了社会风气,是法律所禁止的行为。因此,原告于离婚后发现被告在婚姻存续期间的出轨行为,请求精神损害赔偿,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以彰显法律的公正和道德的力量。

   

司法实践中,虽然已经不再承认和保护未经登记的婚姻,即未经登记的婚姻是无效婚姻,但无效婚姻并不影响对其重婚的认定。对于重婚的认定,“物证”比“人证”更重要。(未完待续)






首页 - 家庭杂志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