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锐特种部队愿为韩国而死,最后自己人却用枪对准他们

摘要: 实尾岛事件是一次韩国冷战时期发生的、韩国政府也难以启齿的兵变。事情要从1968年的青瓦台事件说起。1968年

实尾岛事件是一次韩国冷战时期发生的、韩国政府也难以启齿的兵变。

事情要从1968年的青瓦台事件说起。

1968年1月,一支31人的朝鲜特种部队渗透进入韩国,前往汉城刺杀总统朴正熙。由于半岛南北同文同种,这支特种部队一路顺利潜入,直到毕竟青瓦台的时候才被韩国军警发现,双方在街头展开恶战,最后朝鲜特种部队任务失败,但也使得韩国军政高层感到极大的震动,毕竟差一点点,要是青瓦台附近几百米外的那个警察没有多嘴问“行人”几句话,这事儿就成功了。

对于来这次朝鲜特种部队的刺杀行动,韩国总统朴正熙是又惊又怒。为报一箭之仇,韩国当局决定组建一支同样是以刺杀朝鲜领导人为使命的敢死队,潜入平壤“刺杀金日成”。甚至韩国这支部队的编制也和朝鲜敢死队一样,由31人组成,代号为“獾作战”。

韩国当局挑选敢死队成员都要接受严格的“政审”,最重要的一个条件是要“有强烈和彻底的反共思想”,最好有在朝鲜生活过的经历。被挑选出来的敢死队员,包含了韩国军队和各情报部门的精英,有一些甚至是从韩国各看守所挑选的刑事犯。他们要么是肇事逃亡的卡车司机,要么是诈骗犯、酒鬼等各式人物。军方对他们承诺:一旦任务完成,他们所犯的刑罚将全部被撤销,任务失败则必须死去。另有7人则是直接从档案中挑选出来的“脱北者”和普通韩国青年,他们以遭绑架的方式强征入队。所有人被要求签下生死状,断绝与家人的一切联系,当局则秘密地将他们的身份注销。

1968年4月下旬,韩国31名敢死队员进驻实尾岛。按照编制隶属韩国空军7069中队209特别派遣队2325特种部队,为便于隐蔽,这支分队对外别称“684部队”。在实尾岛上,31名敢死队员先后学习了跳伞、爆破和使用各种武器。他们能够使用斧子无声地干掉对手,在10米外用飞刀准确扎瞎眼睛。此外,他们接受了野外生存训练,依靠捕食毒蛇和老鼠活下来。每次训练开始前,教官都会告知他们:“如果你们被俘,一定要引爆身上的炸弹,和敌人同归于尽。”

经过三五个月的魔鬼式训练后,7人被淘汰,剩余的24名敢死队员被转移到韩朝边境的白翎岛上,等待出击命令。但就在这时,朝鲜和韩国的关系又缓和了。南北双方正在秘密酝酿着分裂以来的首次红十字会谈。为了不影响良好局势,韩国当局叫停了箭在弦上的刺杀计划。敢死队员也只得重新返回实尾岛,继续他们没有意义的集训。

接下来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韩国高层把这支部队给忘了。

由于只有极少数人知道684部队的存在,实尾岛渐渐成了被遗忘的角落。返回实尾岛不久,岛上的供给基本中断,每天的伙食质量越来越差,仅以面食充饥,冬天用来取暖的燃料也无以为继。24名敢死队员在绝望和孤寂中艰难地守候。

直到1971年,韩国中央情报局和空军高层才开始着手讨论其存废问题。新上任的空军参谋长在了解部队的由来后,立即下达了解散命令。最后,为保险起见,韩国当局做出了“毁掉一切痕迹”的指示。

要被全体消灭的消息不胫而走,3年多来忍耐已达极限的敢死队员最终被激怒了。队员决定暴动自保,反戈一击。

1971年8月23日凌晨5点左右,敢死队员趁着站岗看守上厕所的空当,用早已隐藏好的刀具杀死监视的哨兵。随后兵分两路,一路携带事先准备好的木棍铁条,摸进看守的宿舍击杀其余驻军,另一路夺取了岛上惟一的无线电台。最后,包括教官金淳雄在内的12名看守被打死,其余伞兵,有的因临时外出有事,有的则因躲在粪坑、岩石洞穴和岛上树林中得以逃生。

当天中午,夺取了武器的24名敢死队员进入仁川,敢死队员在松岛市郊区劫持了一辆公共汽车,逼迫司机驶往青瓦台,他们要讨个说法。

路经松洞车站时,敢死队与当地警察发生遭遇战,两名警察受伤。枪声引来了附近军警,枪战扩大,汽车也被打坏。敢死队员只得另外劫持一辆公共汽车继续前进。一路上,他们冲破数个由警察组成的检查站:直至冲到首都铜雀区的“柳汉洋行”大楼前,敢死队才被韩国军方的装甲车和路障阻拦住,双方发生激战。

眼看已经无法继续前进,敢死队员要求与政府谈判。韩国军方没有理会,经过长时间枪战后,在下午两点四十分左右,孤注一掷的敢死队员,在公共汽车内引爆手榴弹自尽,20名队员和3名乘客全部死亡。枪战期间,有4名敢死队员弃车逃走,不久被捕。军事法庭以涉嫌杀害哨兵罪、杀人罪等判处4人死刑,并于1972年3月执行。

实尾岛暴动一度使得韩国当局尴尬万分,朴正熙政府最初宣称是“遭到一伙身份不明武装分子的袭击”,企图把这次叛乱说成是朝鲜游击组织所为。出于担心朝鲜方面反弹的考虑,两三个小时后,韩国当局又改口说是“空军特种部队发生叛乱”。因无法向外界公开承认是暗杀金日成的秘密部队发生了叛乱,韩国国防部长和空军参谋总长只好“引咎辞职”,成了级别最高的背锅侠。

此后多年,有关实尾岛暴动的真相一直被韩国当局刻意雪藏。直到2003年12月24日,随着电影《实尾岛》的上映,这段被尘封多年的历史才渐渐露出冰山一角。



首页 - 雷曼军事现代舰船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