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哈图春秋12-12 05:35
作者:哈图

摘要: 大丈夫一言九鼎

因果:

里克弑杀君主后,派人到翟国迎接重耳,想拥立他为君,重耳辞谢了。这时夷吾派郤芮送重礼贿赂秦穆公,许诺给予城池;并联系里克,许诺封地,随后被立为君主,为晋惠公。

晋惠公继位后,违背了对秦国的许诺,猜忌并随后举兵围杀里克,对他说:“虽然如果没有您,我就不能做国君。可您杀掉了两个国君,逼死了一个大夫,做您的国君,岂不是太难了吗?”里克回答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一心要杀我,还怕找不到杀我的罪名吗?我自杀就是。”伏剑自杀。

接着,晋惠公杀死晋献公时代重臣郑、祁举,以及七舆大夫:共华、贾华、叔坚、骓颛、累虎、特宫、山祁,晋献公遗留的军政班子几乎为之一空。

晋惠公背信弃义,诛杀大臣,国人都很不顺服他。

知彼:

大丈夫一言九鼎

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晋惠公遗传了晋献公骨子里的无情,将小人面目演绎得淋漓尽致,他的反复无常、不得人心,也间接导致了儿子晋怀公与重耳竞争时,吕省和郤芮都临阵倒戈,身死异地的下场。

吐出的话,难道可以收回吗?身居高位,却不威重,让人心生鄙视,那所作所为必定不能让人信服;不让人信服,则必怀异心;怀有异心,则临事观望多、支持少,祸害来临,孤立无援,失败也就是必然的了。

能作为、敢担当,才是能独当一面的人才,史玉柱巨人倒塌时,能再度站起,是为明证。


原文:

晋郤芮使夷吾重赂秦以求入,曰:“人实有国,我何爱焉。入而能民,土于何有。”从之。齐隰朋帅师会秦师,纳晋惠公。秦伯谓郤芮曰:“公子谁恃?”对曰:“臣闻亡人无党,有党必有仇。夷吾弱不好弄,能斗不过,长亦不改,不识其他。”公谓公孙枝曰:“夷吾其定乎?对曰:“臣闻之,唯则定国。《诗》曰:‘不识不知,顺帝之则。’文王之谓也。又曰:‘不僣不贼,鲜不为则。’无好无恶,不忌不克之谓也。今其言多忌克,难哉!”公曰:“忌则多怨,又焉能克?是吾利也。”

夏四月,周公忌父、王子党会齐隰朋立晋侯。晋侯杀里克以说。将杀里克,公使谓之曰:“微子则不及此。虽然,子弑二君与一大夫,为子君者不亦难乎?”对曰:“不有废也,君何以兴?欲加之罪,其无辞乎?臣闻命矣。”伏剑而死。

郑之如秦也,言于秦伯曰:“吕甥、郤称、冀芮实为不从,若重问以召之,臣出晋君,君纳重耳,蔑不济矣。”

冬,秦伯使冷至报问,且召三子。郤芮曰:“币重而言甘,诱我也。”遂杀郑、祁举及七舆大夫:左行共华、右行贾华、叔坚、骓颛、累虎、特宫、山祁,皆里、之党也。豹奔秦,言于秦伯曰:“晋侯背大主而忌小怨,民弗与也,伐之必出。”公曰:“失众,焉能杀。违祸,谁能出君。”


我是哈图,每两天出一篇,自娱自乐,养胸中浩然正气,如果你也受到感染,我会很高兴。